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情挑年近三十五的火辣乾妈 [4/4]-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


  「啊……啊……小丈……丈……丈夫,你……你……再用力、再用……力啊…我太……太爽……爽……爽,我快……快……快要不行了,求……求……求求你,用力插……插……插呀……插……呀……」
  
  「小……小……小穴…都……都……都给你…接……接……接住…抵……抵……抵紧我的子宫。」
  
  「老……老……老天……天……」
  
  「嗯…我在哪……哪……哪儿啊……啊……」
  
  「小丈夫,你……你……你在妈妈的肚……肚……肚皮上……上」
  
  「妈妈,你是我的新娘子,我要吃你的奶奶。」
  
  「你张开嘴巴,让妈妈的奶奶喂饱你,妈妈的奶奶上面有脂粉口红。」
  
  这一砲足足打了有五十分钟之久,两个人都太累了,直接就躺在浴室的大理石上面,上面氾出许多的水光,不知倒是汗水、淫水,还是自己亲丈夫的精水。
  
  两个全身上下都充满肉慾的人,疲倦至极,就这样沉沉的睡去。我们都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或对我们而言能够生出乱伦的结晶,更能够引起我们的性慾。
  
  十月底的天气有时候也是很炎热的,这时候的浴室,只有躺在地上的两个人,一切好像都是静止的。
  
  「怎么满地都是水?」
  
  「要问你呀!快拿一条湿毛巾给我帮你擦擦。」
  
  「两个疯子,洗澡洗一个晚上,还弄得这般髒。」
  
  「我的妈呀!原来我的小穴穴可以装那么多!」
  
  「谁叫你子长得这么漂亮。」
  
  「你妈长的比我还要漂亮,我看迟早难逃你的魔手。」
  
  「眼前的大美女都顾不了,还去想别的。」
  
  「好了,快把水放满,冲一冲以后,再下去浴缸泡一泡。小鬼头,怎么你的鸡巴又硬了。」
  
  「谁叫亲妈咪的肉肉那么嫩!」
  
  「大色狼!」
  
  「骚母狗!」
  
  「你敢骂妈!」
  
  「你敢骂你的小丈夫!」
  
  「我要把它吃掉」
  
  「欢迎,欢迎!」
  
  「小畜生,我也要压你。」
  
  「上来吧!我的新娘子!」
  
  「……唧……唧……唧……」
  
  「唉呦喂!!妈惨了!」
  
  「可没有动一下。」
  
  「你看你一下就插进去五、六吋了。」
  
  「因为我要吃奶嘛!」
  
  「你是不是故意要整妈?」
  
  「我是为妈好!」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妈咪,如果你以后喜欢其中的奥祕,你要如何的谢我?」
  
  「随便你!」
  
  「我要妈咪爱我一万年。」
  
  「妈,我的鸡巴整只插进去你的子宫内了!」
  
  「让我们的肉体永远连成一体吧!」
  
  「让我们两颗心,结成一个!」
  
  「你想什么我知道。」
  
  「你要什么我也知道。」
  
  「我知到你爱我远胜过自己的生命!」
  
  「我的大鸡巴,是你生命快乐的泉源。」
  
  「喔…喔…喔…!心肝,我已经把你的鸡巴整根吞下了。」
  
  「轻轻的玩弄它,它会使你快乐无比。」
  
  「我,你明天晚上要不要去陪你妈?」
  
  「不要,我至少要陪你三天,我要喂饱我的新娘子。」
  
  「宝宝,听你这么说,妈妈又想哭了!」
  
  「以前,现在和将来,你都是我心理所想的第一个,你是皇后娘娘。」
  
  「我…呜…呜…呜…呜…呜…」
  
  「小穴里都已经含着宝宝的大鸡巴,还在哭!」
  
  母子俩就这样不避讳的赤裸的在浴室里度过了二小时。
  
  「你先睡吧!妈要先洗澡再睡。」
  
  「我替妈咪擦背。」我在她身上搽满香皂。
  
  「妈,你好美喔…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乖儿子,你在发什么呆!」
  
  「妈,好漂亮喔…」
  
  「少油嘴了,不是想跟妈妈一起洗澡嘛。」
  
  「好,妈你先进去洗吧!」
  
  「哎呀!我!」
  
  「妈,什么事?」
  
  「儿子,你的那家伙哪时候变的那么大!」
  
  「我也不知道?」
  
  「过来我摸摸看。」
  
  「嗯…好硬好烫喔…」
  
  「妈,我给你槌背。」
  
  「心肝,先坐下来给妈妈捏捏大腿。」
  
  「妈,是这样么!」
  
  「再往上去。」
  
  「是这里吗?」
  
  「再往上面捏!」
  
  「是这儿?」
  
  「不是的,你先坐好,我坐在你的腿上……对这样比较好捏,你揉一揉人家的肚子嘛!」
  
  「妈,你躺在我的怀理我比较好揉嘛!」
  
  「嗯…嗯…嗯…对,对再往下面一点点!」
  
  「妈,这个地方怎么样?舒不舒服!」
  
  「这里摸起来有点麻酥酥的!」
  
  「这样可以么吗?」
  
  「再往下一点点,用力揉,……用力,你用手摸妈妈的沟沟内!」
  
  「乖儿子,你捏的好好,真舒服!」
  
  「嗯…!嗯…!可以往里面挖挖看,对!!对!!就是这样一直往身处挖!」
  
  「儿子,你躺下去一点,嗯…!嗯…!嗯…!再下去一点。」
  
  「你的家伙在跳呢?」
  
  「你很喜欢它!」
  
  「让你玩好了!」
  
  「你今天不吸妈的奶吗?」
  
  「这家伙揉的妈妈的小穴都流水出来了!」
  
  「来,小家伙,进去玩玩。」
  
  「用力……用力插进去。」卿…插进了三四寸。
  
  「用力插一插,我穴内太痒。」
  
  「你又出水了,磨菰了这么久。」
  
  「妈,现在舒服点吗?」
  
  「心肝,搞进穴内多少。」
  
  「你摸摸看。」
  
  「咬哟,弄了半天,只进了一半。我的妈呀,我已装满了。」
  
  「不用急。」
  
  「还不急,那这一半怎么办。」
  
  「妈,跟你做爱的感觉与干妈完完全全一样。」
  
  「总有点不同的地方吧?」
  
  「要挑嘛,只有涂抹的脂粉口红。」
  
  「对了,你此干妈更美,脂粉口红涂抹得更为香艳。」
  
  「你少盖。谁不知到你现在是在妈妈的肉肉里面才这么说!」
  
  「我从不骗人。」
  
  「男人搞女人,当然都是先搞漂亮的呀,搞浓艳打扮的美女。」
  
  「嗯…宝贝,都快进去了哩。」
  
  「现在舒服吗?」
  
  「好了,已全根进去。」
  
  「你好美,你好美,真是好穴。」
  
  「哦,我的老天,这种味。」
  
  「宝贝,快吸妈的奶呀。」
  
  「在感觉上,没有干干妈那样顺畅,满足。」
  
  「宝贝,你不快乐。」
  
  「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妈不够女人味?还是我是不够淫蕩。」
  
  「我想宝宝和妈多住几晚会改变的。」
  
  「这可能是妈陪你太少。妈以后会常常和你一起的。」
  
  「可是,你陪妈时,你做什么,妈从来不管。」
  
  「妈,我一想到,我是从这边出来,就有点不自在。」
  
  「笨小子,世界不与妈妈打砲的,少之又少。」
  
  「我主要是怕你生气。」
  
  「我才不那么傻,我是求之不得。能跟自己的亲生儿子打砲,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咪。」
  
  「所以呀,像这种问题,如果不搞过,谁都不敢谈。」
  
  「这倒是实话。」
  
  「这就是假面具,不容易拿下问题。」
  
  「别的国家不去管它,台湾乱伦的,超过百分之十。白天,大家正人君于,威风八面。一到晚上鸡巴硬了,它管你伦理不伦理,先痛快再说。这种乱伦被外人知道的,只在十万分之一,而早年的痒女盛行时,约佔千分之七八。人只要吃饱了,身体健康,它不发洩,必然会生病。」
  
  「妈,看不出,你懂的真不少。」
  
  「妈,我爱你,你下次和我干时多涂抹点脂粉口红好吗?」我用力的搂紧她,揉着,咬吻嘴唇。她像蛇,紧缠我全身。
  
  「我爱你,我要使你满足。」
  
  「心肝,慢慢揉!」她咬着我耳朵细声说,比蚊虫的声音还小。」
  
  《你在咬它》同样的,贴着她的耳,轻轻细语。
  
  「啊…啊…用力的挺几下,我要出了。」
  
  「唔,像一杯热鲜奶,一下子淋在龟头上,美极了。」
  
  「哦,心肝,还是用揉,我喜欢。」
  
  「蔔滋……蔔兹……蔔兹……」
  
  「嗯…这种美感,像是在撕妈妈的心。」
  
  「不对,我说这是仙果。」
  
  「啊…啊…啊…你……你……你用……力……插呀,呀千万……万……万别慢……慢……下来……来……来呀……呀,啊…啊…啊…」
  
  就这样,我和大妈躺在床上享受着做爱后的舒畅。我满脸全是脂粉口红印,而她小穴里面还不断的流出我的精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