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大嫂与表妹 [2/3]-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


第三章发狂的大嫂

对方既然认为自己是他丈夫,所以行为更加大胆。

他开始玩弄女人最性感的地带,他横抱玉枝,右手伸入股间,开始抚摸阴毛,然后分开阴毛,开始抚弄阴核与阴蒂。

于是玉枝说道:「啊!干什么?啊…你再这么摸的话…」

她的声音开始狂乱,阿茂则加强刺激,女人的阴门流出汁液来。

此时,玉枝发觉情形有点不对劲,因为她的丈夫阿勇从未抚摸过她的阴核,而且总是用那没多大用处的肉棒,直接刺入里面而已。

「你到底是谁?」

睡态与快感同时消失的玉枝想大声地叫出来,但是,阿茂马上塞住她的嘴巴。

长长的一吻,几乎令人窒息,玉枝发觉自己的舌头似乎被溶化似的。她终于发觉对方是她的小叔阿茂,但是,这时那男人的肉棒已深深插入自己的体内了。

「呜呜…不行,不行,放开我。求求你…喂…阿茂…」

她拼命想逃离,但是那年轻男人的手臂紧紧地抱住她的身体。

根本无法抵抗,如果被丈夫知道的话,她只有以死谢罪。而且虽然是对方强姦她,但是谁都会认为是女人本身惹来的祸…玉枝的惊慌与恐怖,早已使她更加混乱。

「大嫂,妳只要不说,大哥根本不会知道,对不对?我自从回到这里以后,就非常喜欢妳…所以请妳别生气,好吗?」

阿茂轻声地说道,并温柔地揉着玉枝的乳房。

「不行,不行…这会受到处罚的。」

玉枝害怕丈夫突然回来,发现此事,又怕睡在隔房的婆婆发觉。但是阿茂的爱抚下,思想的一隅突然觉得很舒畅(况且她的丈夫何勇,从未如此温柔地对待过她)。

于是她开始扭动腰部,血液更加沸腾,心中再也容不下自己的丈夫与婆婆了。

况且她从来也没有嫌弃过阿茂,不!说得更贴切一点,他对这位从都市中回来,满身垢病的小叔,有一种不同的情绪。

可是玉枝一想到这是罪大恶极的,所以不敢在态度上表现出来。而现在则在自己身旁,温柔地抚摸自己。玉枝觉得一切彷彿在梦中一样。

即使丈夫现在进来,一切也都太晚了,即使被殴打、被踢,甚至于被杀,她也不会离开的…

因为玉枝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官能世界的美妙,它们像毛髮一样一丝丝地侵入她心灵。

阿茂让玉枝横躺着,他则把脸趴在她的私处。

「啊…不要…」

玉枝反射式地想盖住那个部位,但阿茂抓住她的手,然后直接亲吻阴部,他用舌头分开她的阴毛,探索她那充血的阴核,并开始以强弱不定的方式舐着。

玉枝发出淫蕩的呻吟声,腰部不断向上挺,当手指在阴门上掏时,淫水不停地涌了出来。

阿茂手持自已变硬的肉棒,把女人的脚分开,用力地往里面刺。

「呜呜…」

玉枝用白天穿的衣服的袖口摀住嘴巴,而头如发狂似地左右摆动。

在混乱中,阿茂更是使劲地用力,而且夫妻在白天与晚上的感觉是不同的。

白天,他哥哥夫妇,未曾将手握在一起过,但是晚上在棉被中,他门就像发狂的公狗与母狗一样。

他不知道他哥哥是用什么方法使他嫂子感到愉悦的,但是他了解,他那身材魁武的哥哥,是无法令玉枝获得充份的满足。

另外,自己能如此顺利地弄到手,是因为玉枝是在睡眠状态中进行中的。这一切全是阿茂个人的想法,但飞马行空之际,他不忘用力使劲。

玉枝不停地喘息着,那一付陶醉欲死欲活的样子,阿茂知道,这个女人再也无法离开他了。换句话说,他已对阿勇达到报复的结果了。

哥哥因为是长男,所以继承家里的一切,而弟弟连一根树也没分到,尤其是当他生病住院时,他连来看他或送钱来都未曾有过。

想起这件事,阿茂便生气,于是将他积压多时的怨气,藉着肉棒的冲刺,想在他哥哥的太太的肉体上,获得解脱。

「呜…呜…嗯…」

玉枝拼命咬着袖子,沈浮在快乐的肉体快乐之中。

啾啾啾啾…在月光斜射下,有点微亮的房间,传来肉体与肉体挤在一块的声音。

当阿茂正努力地冲刺时,他发觉窗外似乎有人在偷看,便暂停不动,他看着外面,但只看到竹林摇摇晃晃未见到任何人影,但是他确定窗外有人,绝不是自己的错觉…

「怎么呢?阿茂。」

玉枝对于中断的情形,发出恨恨的声音。

「嗯!我觉得有人在偷看…」

「难道是…」

「会不会是大哥回来了…」

「这种事…」

玉枝把身体紧紧偎在骑在自己身上的阿茂的胸前,那燃烧的慾火,突然被丢到池中似的,突然冷却下来,而阿茂也一脸苍白。

「到底是谁呢?」

「突然之间,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那个人也许在玄关叫门,但没有人回答,所以直接进来…」

「但他一直盯着我们看…」

「怎么办?真糟糕,阿茂,赶快离开这里。」

玉枝从棉被中坐了起来,脑中一片纷乱,而阿茂反而镇定下来,再度抱着玉枝的身体。

「大嫂,我们如此快乐,我还想要,即使被大哥杀了也想要…」

他们的唇再度重逢。

「啊…」

玉枝虽然耽心丈夫现在开门闯了进来,但是又不愿意放弃阿茂,她心里怦怦跳着,依偎在他的肩膀上,自己去吸吮男人的舌头,这如走钢丝般危险的畸恋,令她感到特别快乐。

「我们会再重逢的。」

当双唇分开时说道,于是玉枝微笑地回答道。

「晚安。」

阿茂蹑手蹑脚地回到他的房间,但是还好不是阿勇,一定是阿茂弄错了,玉枝抚着自己的胸口躺了下来。

第四章肉棒贯穿

下弦月,杉木在矇眬月光中有一股奇异的美。阿秋与砂田併肩散着步,而胸口彷彿晨钟般撞个不停。

砂田静静地握着阿秋的手,阿秋彷彿在瞬间触电一样,男人的手比想像中的温和柔软,他的手掌传来她所爱男人的体温。

「阿秋,很抱歉,把妳带到这里来。」

「嗯!」

「因为我今晚觉得特别寂寞,所以无论如何好想见到妳?」

但阿秋无法说出,她也很想见他,好像只要开口,眼泪就会掉下来似的,所以一直压抑着。

「阿秋…」

砂田突然停了下来,阿秋也停了下来。

「啊…」

当阿秋要出声时,砂田早已用嘴塞住她的嘴了,那甘甜的唾液在口中扩散着,阿秋的身体也愈来愈炙热。

「阿秋,我爱妳。」

砂田把阿秋的身体压在杉木上,并吻着她的唇,另一只手则去解开她衣服的钮釦。

她所穿的衣服,并不像穿裙子般容易侵入,所以砂田只好慢慢解她的釦子。

「啊…不行!」

阿秋本能地拒绝着,但是砂田已经将釦子解开了,而且手指也伸入她的下腹。

「不要!砂田…不可以!」

「阿秋,我爱妳。」

男人的手指已经伸入她的阴部附近了,她虽然一直未允许他这么做,但是一星期前,看到阿茂与玉枝那偷情的一幕之后,常常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所以身体很快就慾火燃烧,虽然口中拒绝,但是下半身早已溼润了。当砂田的手指在抚弄时,更是发出啾啾的声音来。

「啊…啊…嗯…」

被压在树干上的阿秋,不停地喘息着。

「摸看看…」

砂田说完将阿秋的手,拉到自己的股间。

「啊!」

在不知不觉间,长裤早已滑下去,那里是一支耸立的肉棒,她吓了一跳,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没关係,动一下,会更大的。」

砂田笑着把腰往她身上挤,阿秋开始笨拙地用手去摸它。而男人的肉棒,不知何故愈膨胀愈大,感觉有点可怕。

「哇啊!真的变大了。」

「很害羞哦…」

「妳不用害羞,大家都是这样的。」

「……」

「任何伟人,他们一定会做这种事的。」

「但是…」

阿秋整个脸都胀红了。砂田将她的衣服拉到脚下,并将她红色的裙摆拉起来,而将那巨大的肉棒刺入那秘肉中。

阿秋也相当兴奋,不知不觉间,把大腿张得开开的,砂田让自己的腰部稍微弯一下,便于肉棒的狙击。

「可是这个样子,有点可怕?」

「如果沾到草衣服会全溼掉,而且妳的和服也会弄髒的,所以站着玩,是最好的。」说完,砂田用手抬起阿秋的一只脚。

「砂田…请等一下…」

「什么事?」

「……」

阿秋很想问砂田,但是就是开不了口。

「什么事…说看看!」

「这个…做这种事,对我们女性而言是不可以的,除非你和我结婚?」阿秋终于一口气说了出来。

「结婚?」

砂田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来。

阿秋大大的眼睛内全是泪水,静静地盯着砂田看着。

砂田口中不知喃喃说些什么,但阿秋早已是按捺不住,紧紧地抱住砂田。

「和我结婚吧!砂田,求求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求求你。」她哭泣地哀求道。

「阿秋…」

砂田有些迷惑,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有不停地安抚似地抚摸她的背。

不久,阿秋拭去泪水,离开他的身体,而且强颜欢笑道:「对不起,我不应该提的…」说完后,头也低了下去。

「不,是我不好。但是我希望妳能够了解,我因为工作常会调动的关係,要不然我会马上和妳结婚,这一点请妳一定要相信我。」

砂田温柔的话语传入阿秋的耳中,阿秋觉得自己太过任性了,砂田一定也为不能结婚而烦恼吧!所以就温柔地靠在他胸前。

「我爱你,砂田!」

然后她积极地挽住他的脖子,而砂田也立刻恢复刚才激昂的情绪之中,然后抬起她的一只脚,将他坚挺的肉棒,一口气地刺了进去。

「啊…呜…」

砂田的腰开始前后抽动着,阿秋也配合着他摇动着身体。

虽是有生第一次的性交,而且是靠在杉木上,没想到她被破瓜是如此地顺遂。

「感觉如何?」

「呜…呜…」

阿秋不知该如何回答,好像炙热的铁棒在体内转动着,只是一股痛楚与灼热感,但谈不上快感,但却觉得很幸福。

因为和心爱的男人结合为一,虽然男人并未答应她何时结婚,但是他爱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绝不像阿茂与玉枝那种乱搞男女关係的。

砂田的热根整根插入里面,在男人激烈的运动中,阿秋陶醉在从未有过的幸福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