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是哥哥的情人 [4/4]

我是哥哥的情人 [4/4]


10.下嫁A君

我的青春很快消逝,爸爸妈妈年纪渐大。爸爸有了心脏病,所以常常催我出嫁。妈妈对我说,兄妹虽然是亲人,也但不能一辈子这样住在一起,要为自己下半生打算。

她话里有话,这样苦心,我们不能不尊重她的意思。

为了这个问题,我和哥哥讨论不休。挣扎了几个月,最后做了个痛苦的决定──我们不能永远这样生活下去。我们的关係总会有一天给人揭露,我们怎样向爸爸妈妈交待呢?这四年多的同居生活,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捨不得,但快乐的时光很快消逝。我们向现实低头,下嫁那追了我五、六年的A君。

像其他夫妻一样,我曾和哥哥谈过要不要生孩子的问题。

我问他想不想要生个孩子,他说:「已经有了个儿子。我们的感情,不用生个孩子来维繫。孩子更会做成障碍,因为我们始终不能正式结婚,就不能给孩子正常的家庭生活。」因此,他不要我怀孕。

但是,当我快要嫁出去时,就不怕怀孕了。决定出嫁的日期之后,我就不吃避孕丸了。我们为这日子倒数,每晚,他都要和我做一场爱,每次都是全力以赴的。他说,要我永远记得和他做爱是怎样的,而且记住,他是我最好的性伴侣。

婚后不久,就验出有喜了。八个多月后就生了个儿子。

我很清楚,腹中块肉是哥哥的。当我告诉他怀了他的孩子时,他十分欢喜,为他这个外甥买了很多衣服用品。爸妈乐极了,因为哥哥的儿子归由前妻照顾,他们失去弄孙之乐。我的孩子会在他们身边。A君虽不是第一次当爸爸,但中年得子,也很开心。

哥哥虽然把我嫁了出去,还想「保留」和我上床的权利,我没有答应他。从前,和他同居的日子,我没有和A君上过床;现在,A君做了我的丈夫,我也不想他戴绿帽子。

可是,我太软弱了,有一晚回娘家吃饭,喝了点酒。A君有应酬,赶不及来接我,哥开车送我回家,在车子里,他强把我搂在怀里亲我。我没有反抗,任他脱去我的内裤和鬆开我的胸围,肆意地爱抚我的乳房和私处。他把车开回我们从前的爱巢。

我只和两个男人做过爱。两个之中,只有哥哥可以把我带到性爱的高潮。哥哥最懂得和我擦出情慾的火花,落在他手里,教我如何抗拒他?

没错,他仍然爱着他,才会藕断丝连。之后,为了和哥哥幽会,我们安排了各种藉口和机会。我们是兄妹的关係,本来就是亲人,要幽会,就有不少方便,我们一起出现在某些场合,在也不怕给人「误会」。

我极力鼓励丈夫多上大陆做生意。丈夫不在家的日子,我就可以回到从前的爱巢去,在那里偷欢。週末回娘家更是最好的藉口。放下女儿让外公外婆看着,就可以和哥哥相聚,做个热辣辣的爱,在床上赤裸裸的相拥一个下午,听他诉说对我的爱情。

这个週未的约会,风雨不改,是我一个礼拜所期待着的日子。
11.终成美眷

哥一直没再结婚,他常讨我喜欢的说,我们实际上已经结了婚。虽然把我嫁给别人,但仍有和我做爱的权利,不用找别的女人解决性的需要。他乐意做我的黑市情人,从前我是他的后补情人,现在轮到他做我的兼任丈夫。我可以同时有两个男人,两个都爱我。他说,我们摆平了。

几年后,爸爸心脏病发而死。我和A君结婚不到十年,他患了肺癌,我尽了妻子的责任服侍他,直至他离世。他给我的遗产够我和女儿一辈子生活。A君前妻所生的儿女都结婚了。孩子大学到加拿大留学,我和哥哥变得没有牵挂,于是搬回我们的爱巢去,下半生好做个伴儿。

妈妈知道了,也没说什么话。她仍住在的旧式公共房屋,要爬楼梯,年纪大了,上落不便,我们建议要接她和我们同住。我们把一个房间让出来给她,她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二十多年来,我们心头都有一个结,就是怕她不体谅我们的关係。她搬过来和我们生活,等于默认了我们的关係。

妈妈搬进来的第一天,我们请她上坐,奉上清茶一杯。她喝了,掏出两个红封包给我们,说是她搬进来给我们的意头。那天晚上,妈妈下厨,弄了一桌美味的家常菜。我们一家人又住在一起了,和从前一样。饭后,我们陪她老人家一起看了一阵电视,她叫我们累了就先休息。

哥哥随着我回到我们的睡房。门关上之后,我们不禁相拥抱,深深的互吻。我想起了从前在房里和哥哥偷情时提心吊胆,生怕给妈妈「捉姦在床」的情景。哥哥二话不说,就来脱去我的衣服。

我说:「不要。妈妈他在外面看电视啰!」

他说:「门关了,她看不见的。」

我说:「哥哥和妹妹谈恋爱,不害羞么?」

他说︰「所以我们不能让人家知道。」

我说:「妈妈知道了怎办?」

他说:「我们做的时候轻声点,她就不会知道的了。」

我说:「还未厌吗?」

他说︰「是啊!趁现在未看厌,快给我看个饱。」

哥哥不放过我,硬要「欺负」我。我故作矜持,忸忸怩怩的。我这娇忸的姿态,把他逗得满身热辣辣。他的指头的抚触和湿润的热吻,又使我的春心蕩漾起来。我给压倒在床上,双腿又麻又软,合不起来,给他分开了。他回复旺盛的精力,那话儿像少年时那样坚挻,把我插得死去活来。我们好像当年,他十六岁、我十四岁,在木版间隔的房间里,初试云雨。

他说,永远都爱我。

我说:「永远太久了。」

他说:「就爱到八十岁吧!」

我说︰「你还能吗?」

他说,不能做还是一样爱我……

我们都已中年了,很多这个年纪的夫妇,性生活都淡然无味,甚至可有可无了。我们的性生活一直都维持着,但也归于平淡。想不到妈妈和我们同住,可以刺激我们床笫之间的乐趣。

亲友们对我们兄妹的亲密关係蜚短流长已久,我们从来都不理会。在朋友之中,我们是对兄妹,一个丧夫、一个离异,彼此照顾。夫妻的名份对我们来说,是无关重要的。相爱的人不一定要结为夫妇。我们一起成长、相恋,经过风浪的考验,又曾各自婚嫁过,没有什么可以把我们分开的了。

二十多年了,我们走过的路,都瞒不过妈妈的眼睛。今时今日,当年在外面同居,她没反对;今日和我们同住,算是承认我们的关係。他说,有些前世的冤孽,要今世来偿还的。

12.后记

我把这些事情写了出来,绝无鼓励乱伦的意思。不是每对兄妹都会谈恋爱,很多兄妹比朋友更疏远。有些会有恋慕之情,但没有机会发展成为情侣。不明白的人会以为我们沦亡于情慾,有歪伦理。我们也有过内疚,使哥哥离开我,另结新欢。终于,我们放下了成年人的伪善,敢于去爱,和被爱时,我们才明白谁是我们的真爱。

不再说下去了,我不需要说这些话来自圆其说,也不是要宣扬乱伦的道理。天下有许多有情人,因为种种障碍、波折,相爱而不能结合。其中有些是碍于伦常礼教的规範,无法改变、不能越轨。除了叹一句命运弄人之外,其实还可以在心灵里开拓一个空间,在那里可以无边际地任你神驰。只要拿定主意,就会找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