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和没缘的岳母 [2/3]

我和没缘的岳母 [2/3]


转身离开我的视线了,随后我听到洗衣机清洗的声音,以及渐些沖水的声音,不久又看到伯母走出来走向客厅,随手将小灯关上,我竟然发现那卫生纸团还在伯母内裤里,关灯后的客厅有外面月色的照射,隐约看到伯母的身影,此时在被窝里偷看的我,看见那C罩杯的胸部,乳头顶起薄丝内衣,随着伯母走路上下晃动着,从我眼前慢慢走过,且走向她与伯父的主卧房,正要进房门的时候,停了下来,回头看了我一下,竟转身朝我走来,我吓了一跳!

赶紧把眼镜脱下,放在枕头底下装睡,心跳那时应该有120!!紧张且性奋的感觉,突然听到伯母轻轻的说:被子盖到头不怕窒息吗!? 就将我的被子往下拉,此时的我是眼睛紧闭不敢乱动,伯母将我的身子推平让我平睡,嘴里还唸到:阿杰,全身怎么这么僵硬啊,抽筋吗? 我的心头超级乱的,天哪,伯母碰到我了,且我的老二早已是充血备战状态十分坚硬早已歪斜的穿过内裤坚挺的突出,这时我还是一动也不敢动的装睡,伯母将我的被子盖好且在我身上抚平,伯母从我的胸口慢慢的往下抚摸,已经到了小腹了,在下去就是我的枪了,停阿,果然伯母的手被我的阴茎挡住了,感觉到她的手惊吓到了抽了回去,我也被他突然的触碰到阴茎也跳动了一下,眼睛微微的张开,看见伯母已经将那微捲的长髮盘起来了,手放在胸前,双手搓揉着,看着我那坚挺的老二,不知在思索什么,这时,我又更近距离的看见雄伟坚挺的乳房与乳头,在月光下的投射,映入我眼帘的是如此美好的景物,我的老天。

突然,伯母的左手开始有了动作开始摸我小腿的被子,一样也是拉平,小腿,大腿一直往上,似乎是故意的,果不其然,抚平被子的左手从我的鼠蹊部又触碰到了我的阴茎,我的老二这时已经不断的跳动一直跳动,我想实在太明显了,就像梦遗的感觉,但是并没有射出,纯粹就是因为伯母的触碰,让我有如此剧烈的反应,我想伯母也发现那跳动的阳具,她似乎还想再摸,但从她的表情显现出无奈与寂寞,起身转头回到房里了….
经过这精采的晚上,起床时感觉好累,似乎整夜没有睡好,早上的老二依然如往常般的早早升旗,在折籐床上躺了好一段时间才,安抚他让它消下去,起身看见在厨房忙碌的伯母,亲切的问候我睡的好吗? 我也有礼貌的回应她说: 恩!还好!只是昨天好热啊。 伯母她似乎有听到我说的话,并没有回应我的话,就继续忙碌她的家事。

我跟女友在新竹读书,为了生活费我们各自有打工,虽然在外地读书,我们并没有像一般情侣一样共宿,其实新竹的天气是不常下雨的,除非在夏天来的雨季….星期六的早上,我还在床上赖床,桌上想起熟悉的铃声,是女友打来的,我昏沉沉的接起,电话的另一头,从女友的口气中得知,她的母亲独自要来新竹看她,但事先并未通知我女友,所以,她要我在中午1点半时去车站接她的母亲,她要上班她没有空去顾及到她的母亲,且她也与她母亲说好我会去载她….我在电话里头问她说,那接她回来要带她去哪,妳要上晚班,伯母没处可去啊,她很不耐烦的回我说,那先去你家嘛!我无言以对,想到伯母要来新竹又要到我的房间,又回想到上次的亲密接触,心中竟有期待的想法…

很快的,一点半快到了,我赶紧从宿舍出发,骑往车站的路上,心中不停的想起曾经看过伯母的玉体,不自觉的下体也硬起来了,新竹的风大是有名的,我的外套是反穿,球裤底下勃起的阴茎让它无约束的胀大在那是不会有人看到的,我也安心的骑着快车,心中碰碰跳的想赶紧见到伯母,在车潮人来人往的街道,我不停的钻车缝,不时的紧急煞车,飞也似的,到了车站,在新竹车站的无数人群中,我很快的发现伯母,她穿着有钮扣的无袖连身洋装,但钮釦只到腹部而已,钮扣间隔还蛮大的,稍不小可以以精巧的角度从纽扣中看见伯母迷人的乳罩,这时她但她并没有看见我,我停好机车后走了过去,靠近她的身边,伸手想要轻拍伯母的肩膀,但她突然往我的方向转了过来,此时的她已经背向要赶搭火车且一窝蜂的往车站里冲4.5位阿兵哥,有位阿兵哥正巧往伯母的后背撞上,伯母整个网我身上扑倒下来,我要伸手叫搭唤伯母的手刚好就抓在伯母的C乳上,因为突来的状况,我的双手不自觉的紧紧的抓在伯母的胸部上,伯母整身倒在我两腿中间,伯母跌倒后恍神了一会,发现我为了撑住她两手正托在她的胸部上,且抓的有点用力,她脸红看似无力的想要双手称起,似乎有点困难,我急忙的把手往下摆,双手扶在她的腰间,让伯母整身趴在我身上,好让伯母能用手靠着我的身体撑起来,可是这个扶腰的动作,正巧就把伯母的腹部以下,往我的老二贴的更近,我的两腿张开,老二的肉团,正巧顶在伯母的鼠蹊部上,我双手扶着她的腰部故意更用力贴紧我的老二顺便故意挪动了一下腰部,此时伯母似乎感觉到我的老二顶着她的阴道口,在我双手的往下拉时,龟头似乎感觉滑到且浅浅的进入伯母的阴道口中,几次有些酥软的在倒在我的怀里,伯母为了撑起身子,将两脚半跪的方式,双手推着我的胸口勉强的站了起来在伯母起身的同时,让我更确定我的龟头有被伯母的肉缝轻轻的给含住且随着身体的移动退出阴道口,伯母站起来后轻拍膝盖上的碎石以及髒东西,也轻轻的把我扶了起来,此时的人太多了,似乎没有人发现我跟伯母两人倒在地上发生的一切,我转身看看伯母,看看她有无大碍,所幸没事,伯母红着脸头低低的说:我们快走吧~这里人多…

就在我们回程的路上,我载着伯母只骑了一小段路,蓝天竟然下起大雨了.
伯母说:小杰,你有没有带雨衣呀?
我说:恩~好像有耶,要找车厢看看…
伯母说:那路边停吧..找找看
我说:好..等等

随后在一个红灯的路口处,我把车停下来了..下车的伯母已经淋湿全身,内衣已经非常的明显,还看见她被雨水浸溼的洋装中看透身上的每吋肌肤,我看着看着恍神了,伯母警觉我正在瞄望她的全身,她赶紧叫住我我说:快找雨衣,雨越下越大呀!!我回过神,赶紧架好机车,打开车箱,里面空无衣物,只看到机车的大锁,我不好意思的看着伯母说:我忘记带雨衣了。

伯母用慈母的口吻对我说:傻孩子,哪有人不在机车里放件雨衣呢? 算了算了~我们赶快回去吧~ 我望着伯母婉如母亲般的照护小孩的脸庞,内心开始对伯母有特异思想的作为感到歉意。我们赶紧上路,我把车撑好,让身高不高的伯母搭着我的肩膀爬上我的劲战天鹅,车身高,加上伯母又是穿裙子上车自然会比较麻烦,伯母整理了一下裙子将压好爬上我的机车跨坐在后座,在这一连串的动作中,我从后照镜观察了许久,伯母的乳房下腹的底裤整件洋装贴服在伯母微胖的肉身上即为性感,这时不知怎样,踏上后座的脚步没有踩稳,竟跌坐在地上,全身湿淋淋的伯母,此时看来非常的狼狈。

两腿开开的将底裤一览无疑,阴户的肉缝也被贴服的内裤真实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我看傻眼了~现在的我完全以老二思考,真想直接拉下裤头,把伯母的内裤直接翻开垂直插入,抽差她个几十下,听到伯母哀号地说她的屁股疼时,我赶紧伸出我的左手拉她站了起来,这时我跟伯母说:伯母上车我来帮妳,伯母说:恩~这样也好,正当重新将右脚跨上我的后座时,她的手正压在左大腿内侧以防私处曝光,但她似乎没注意到她所穿的衣服材质已经彻底出卖她的私处,此时我正看的入神,眼睛紧盯着伯母的私处,此时伯母拍了我的肩膀说:臭小子,不是要帮伯母吗?

我才恍神回来,我说:喔~不好意思,刚刚在想事情。马上左手一个向后反抓想要抓住伯母的左大腿直接把她扶上后座,这个方法是我常帮女友扶上车的方法,没想到我的手臂较长直接将手掌手指刚刚好的搭在伯母的屁股间那神秘的肉缝之间,伯母也好像发现我手放错地方了,娇衬了一声,但她也没有说什么,为了扶好伯母,我没放开且用力的抓紧,四只手指头插进了那肉缝间往上一提,哇~陷的更进去了,好像在指姦一样,当伯母辛苦的爬上后座后,我可以明确的知道她上来双腿是完全没有力气的,在伯母回应我说她已经坐好了,我完全沉浸于刚刚的感觉,在伯母的提醒后猛然回神,将车发动继续上路,我那左手的四只指头偷偷的搓闻了一下黏黏的,也偷偷的摸了一下老二….

雨天加上风大,伯母在后座始终不敢与我太过于靠近,双手紧抓着机车的后扶手,我将后照镜调整到可以完整的看到伯母因呼吸起伏的乳房,雨水打在她的乳房上,以及骑过不平整路面让乳房上下晃动的样子,从后照镜清清楚楚的看见,我的阴茎已经火热起来,不断的在跳动着,抗议我为何要把它侷限在如此狭窄的地方,胀痛以及不停晃动的乳房快要让我分心,险些要撞上墙方的车辆,或者被后方汽车按喇叭警示,每次一煞车,伯母的乳房就会紧紧的贴服挤压在我的后背。果然,在我不注意的情况下,为了闪避前方机车,紧急煞车导致后轮打滑,还好有平时骑车的经验,稳住了车头,放慢速度,将车头倒回正向,才免除这场危机。

等我回过什后,发现后方的伯母已经受到惊吓,脸色铁青,我赶紧安抚伯母的情绪,跟她说这是突发状况,没事的,她也跟我说她有注意到我一直都很不专心在骑车,怀疑是否在载她女儿阿宝时也常发生这种状况,我急忙解释说雨下太大,视线不良很难掌握车与车的间距,伯母事后再三叮聆我骑车要注意,不可以再发生这种事了!!

事后回想刚刚在紧急的时候伯母好像抓到不是后扶手,好像抓到是我胀大难受的老二,且身子也紧紧贴在我的后背,想着伯母竟在紧急的时候抓到我的老二,难怪会有种酥酥麻麻感觉,似乎伯母在回敬我刚刚不小心淫了她的肉穴似的..
不久,终于回到了我的宿舍,伯母说她全身溼透了,且头很疼,想去洗个热水澡,我说好,因为她全身溼透了,我盯着她的胸部与下腹不断的由游移。

伯母似乎生气的对我说:阿杰!伯母说话你有听到吗!? 我赶忙回过神说:喔喔!好好!!
我藉由去帮她装杯热水的理由,化解刚刚恍神的尴尬气氛,就到房东楼下所装设的饮水机装取热水,正当我走回来时,发现们竟没有关上,且也开的蛮大的,发现从楼梯间往宿舍房间里看去,不知是伯母故意还是忘记了,伯母直接在我的房里脱光衣物在房里走来走去,还蹲在地上找着行李袋里东西,从门缝里看到的全是我意想不到的画面,全裸的背影纤细的腰身肥大的臀部,半蹲的屁股间,露出了那神秘的地带,从后面看过去伯母的后穴似乎有点黑黑的耻毛汇集成尖尖的样子但是不多,阴户的肉缝清楚展现在我的眼前,很快的伯母似乎找到她要的东西,起身往浴室走去,完全没发现在楼梯口往房间里偷窥她的我,在伯母进浴室的同时,我也回到房间,走道伯母刚刚所蹲过的地方,似乎有几滴水,我沾起来摸摸看是滑滑的,难道会是爱液吗?越想心中越乱,坐在电脑前不停的浏览网页,想办法不去思考刚刚所看到景象,偶然,在信箱发现一封不认识的人转寄了一封有关不伦的文章,里面充斥着儿子与母亲,姊弟,兄妹,父女,各式各样的性爱文章,此时我的性慾已经高涨,老二已经充血难耐,青筋暴露,相当难受。

此时注意到伯母待在浴室里久久没有声响,好奇的我趴在浴室的底缝往内偷望,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伯母是在翻找着我昨天换下的衣物,里面有我昨天打球吸满汗水的球衣球裤以及那汗腥味内裤,伯母竟把内裤夹在两腿淫穴肉缝之中,跪在地上不断的呻吟,伯母的屁眼正对着门,所以我趴下时,清清楚楚的看见她的祕穴与暗红色的肉缝,肉缝中有伯母的手指不断的翻搅搓送,每次将手指伸出都有淫水黏液连着手指,可想而之,那淫蕩的祕穴已经完完全全可以耕种了,看着伯母手淫将近有5分钟之久,似乎伯母还没满足,口中不断的唸着文杰文杰撞我,快撞我,这不是正在叫着我的名子吗?看着伯母销魂的自淫,双乳不断的前后左右晃动,嘴里咬着我的球裤,两腿间夹着流有阴茎的汗水,我的手也不没有闲着,不断的套弄我的肉棒幻想着从后狂肏伯母的肉穴,此时,我的脸上被喷射了不少液体,溅满了我的脸,我吓了一跳,赶紧起身擦拭脸上的水以及眼镜上的水滴,擦拭的同时,闻了一下这喷在我脸上的水竟有淡淡猩淫味且还??的,我再趴下探头望去已见伯母以酥软坐在地上,两脚打开的对着浴室门,而门下的我竟正面清楚看着伯母的外露的淫穴,伯母淫穴的外阴唇和内阴唇已经被她自己操弄翻的开来,也可以直望到她那足以让她神昏颠倒的阴蒂,阴道还塞着用我内裤所包覆的牙刷,乳房随着大喘气上下起伏,原来她刚刚已经到达天堂了。

这时的我赶紧拿起手机,将这美好的画面赶紧拍摄下来,赶紧留为纪念这难得的画面,太震撼了。正当我录下画面的同时,竟忘记关闭手机的铃声音效,突然有封简讯传至我的手机,发出提醒的铃声,伯母察觉门外有人,赶紧起身整理浴室的东西。还好,我已经有把精彩的画面录製完成,这时也才开始听到浴室有盥洗的水声。
这时,伯母在浴室里对外呼喊说:文杰是你吗?你回来了啊!?
我赶忙假装说:恩~是啊!刚刚回来而已。
伯母说:文杰,你好多衣服没有洗呢,伯母帮你洗乾净好了!如何?
我说:阿~不用麻烦伯母啦!我自个洗就好了~!
伯母说:没关係,我顺便一起洗,没要紧的!
我说:那谢谢伯母,伯母妳吃过午饭了吗!? 我去买点东西回来吃吃
伯母说:恩~你肚子饿可以去买啊!伯母钱包有些零钱,再袋子里的左边袋子里 ,你找找
我说:恩~我找找。

这时,我也很好奇伯母手提袋内有什么东西,打开手提包后,恩~确实是女性用品,防晒油,口红,零钱包等等的
正当我在左边袋子里找到伯母的钱包时,意外的发现,袋底下有一小袋谜样的东西,里面竟然是装着未用过的三个保险套,且是有颗粒的,还有一组威而柔,已经吃过一颗的样子会是刚刚进浴室前吃的吗,天哪,这是什么情况。

我赶紧的出门,去买了些滷味,就快速的飞奔回宿舍,这时,伯母已经洗好出来了,坐在位子上吹着头髮,上衣穿着小可爱并没有穿内衣,下身在穿着紧身的热裤,在四十五六岁的熟女这样打扮,说真的还蛮性感的,我发现伯母的小可爱是我女友的衣服,似乎是我女友不穿伯母捡来穿,薄薄的一件,有洗过非常多次,越洗越薄颜色也退很多了,可以清楚看到有点下垂的乳房且明显凸起的乳晕,天哪,太性感了…老二又开始抗议,我赶紧坐下,将刚买的滷味打开转移那令人销魂的肉体,我的桌子是摆在地上的,所以做任何事情都是必须坐在地上,当伯母吹完头髮时,坐下来看我买了什么吃的时,双腿开开脚掌合併成O型腿坐法面对着我坐,吃了一会,实在太想偷瞄一下伯母的肉穴,趁伯母专心看电视的时,慢慢的将身子一个角度,可以看到伯母那下面神秘的阴暗处,天哪,是毛,没错是毛,伯母没有穿着任何衣裤,难道她只穿两件衣服吗!?正当我的入神时,伯母问了一下阿宝什么时候会回来?我说她要帮他同事代班可能要1.2点多吧~
过了一会伯母说,她累了想要休息,我说:伯母,你可以先睡我的床。 伯母说:那我先休息一下。

伯母也提醒我去洗个澡,外头淋溼回来去洗个才不会感冒
我也赶快吃一吃,就拿了几件衣物进了浴室盥洗,进浴室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套女性私人衣物,这就是伯母的吗?
我抖着手拿下伯母的内裤,心想:这不就是我今天看过好几次的黑色内裤吗?
闻了一下,哇~好浓烈的尿骚味,我的老二也有所回应,将内裤放在手上,握着胀大的阴茎,不断的套弄,不断的回想刚刚伯母在浴室自淫的画面,套弄了老半天竟都没办法洩身,老二也被我搓的有点疼痛,索性放弃不用了~将伯母的内裤含在嘴里将身子简单的擦拭了一便,出浴室时也将伯母的内裤放回衣架上,别让伯母发现我拿她的内裤在自淫。

回到我的床边,看着伯母的睡姿,她是侧身面向墙壁整个背部是外露的,双脚夹着我的被子熟睡着,看着她的热裤竟在我的眼前,我蹲下来仔细的观详伯母的肉缝,已经在眼前了好想摸一下,虽然骑车的时候不小心插入过,但还是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好想将老二插入肉穴中啊,想着想着,我的手又开始搓套着我的老二,鼻子在伯母的肉缝旁隔着一块薄薄的布料,深深的吸着伯母两股间那淫穴肉缝间散发出来的淫味,我也伸出了舌尖,轻轻的点了一下那令人垂涎的肉缝,每每一舔,都让我精虫冲脑,非常的刺激,深怕伯母醒来发现我正在做的事情。

真是烦恼,胀大的肉棒没得地方可以解放,自慰也没办法解决我深度需求,此时,感觉疲惫,躺在地上睡去了…..
不知道多久,睡意中似乎感觉到身旁有东西可以抱着,我以为我在作春梦,以为梦里与女友相会,紧密的从后方深深往前炮,我抱到好像不是我的女友胸部,可是我太想睡了~我也没有睁开眼确认,我觉得我是在作梦,春梦都是很真实的,我索性往下探索,哇,好湿的耻毛阿,食指往那溼热的肉缝中深入探索,我知道这个梦非常的真实,我不想醒来,我深刻知道虽然无法在真实世界中解放,那只好在梦境中完全真正的解放一次,我的右手食指不断的在那湿润的肉缝间搓揉,抽差,一指两指三指一直到四指都进去搅和,发现梦中的女子似乎不敢正面对我,所幸将左手从她的腋下穿过她的身子从后面抓着她的胸部不断的用力搓揉,她才慢慢的有所回应,轻轻的喘气着,啊~阿~阿~阿~恩~恩~阿~我的手也没有停止,不断的以三只指头,在她的阴道里搅乱,不断的搅乱,大拇指还压在她的阴蒂核上不断的拨动,极竟的挑逗,她终于发出声音了,比刚刚的喘息还要大声,恩~恩~恩~喔~恩~阿~ 啊 恩,这时我想把我这梦中的女人翻转过来看她的脸时,她竟然不想转身哪,我也点生气了,就将她的右脚抬起,身子往下挪移,将老二用摸索的方式尝试着底到那女人的肉缝间,可是她竟用她的右手握住我的阴茎,往后推,不让我从后面进去她那神秘的禁地,虽然她推者我的肉棒,但还右手有再帮我套弄着阴茎,但她这时还是背对着我,这样的女人让我激起了斗志,我将她的握着我硕大阴茎的右手拉开,用右手的将她的右腿扛起抬高,我打算强行突破,竟然用手挡着阴户不让我攻陷,我心想妳越挡对我来说越刺激,我的右手勾着她的大腿将她抬高的同时也抓住她的右手腕,让她不会阻挡我的火车进入山洞,这样的方法,我重新挪了一下位子,我的屁股抬个角度,这次很顺利的进入那温暖潮湿外阴部还有冰凉的下体,当我强行突破的同时,听到背对我的女人唉了一声,阿!!我心想有反应了吧~这就是妳背对我的下场,正当我抽差那温湿的阴户应该有十一二下时,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有些许哭音,但强烈的喘息声还是持续不断的叫着,阿 ~阿~ 啊~ 阿杰 是我,伯母阿!!

阿啊!阿杰 正当我听到第二声阿杰之前我以为我听错了~做梦竟梦到与伯母交合,身体还是不断的猛烈抽差,两个肉体的剧烈交合所发出的声响啪啪啪啪,在我的房间不断的迴响,阿杰!我是伯母阿!!恩!阿~~啪啪啪啪啪,这时我才想起,不对!!赶紧抽出阴茎起身查看,我的天哪,我刚刚在作什么?我竟将伯母的热裤脱下,还大力的肏他,天哪!!伯母这时才慢慢的转过身子,双眼哭红着眼,对我说:你知道你在作什么吗? 我让你上床睡我身旁是不想让你在地板受凉,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而且对我上下齐手,挑逗我,我一直暗示你我是薄伯母,你竟然变本加利想要侵害我,我对你太失望了!

说着说着伯母哭了起来,此时的我摊坐在床边,老二也吓的瘫软下来,僵硬的气氛持续了好一段时间,两人不知该说什么,伯母不停的哭泣,像极了一个未满18岁失身的少女,我看着她,她低着头紧缩在床脚,在她的身上我游移了一会,心里竟想着:拜託,都几十岁的人了,还装纯洁。心底的罪恶感慢慢随着我的想法淡去,紧接着来的就是,老二的觉醒,胀大的阴茎,青筋暴露在伯母的面前抬起头来,伯母停止哭泣双眼紧盯着那胀大的龟头,随时都要她好看,她惊恐的表情看着我说:你要干麻?阿杰你不要乱来啊,正当伯母还没说完,我抱着紧缩在床角的伯母弯曲的双脚,不让她伸直双脚,让她未持原本的姿态,我从正面进攻,我的动作快速,她还没回过神时,我已经将她抱起阴户微开,暴力的顶进伯母的嫩穴中,伯母来不及阻挡我,只被我不停的猛烈腰部撞击抽送,使她只有无力地的推着我的胸膛,由于她的双脚是弯曲的被我抱住,且阴道被我的肉棒充实的紧塞住着抽送,她似乎放弃反抗了,紧抓着我的后背和头髮,头也无力往后仰,双眼上吊,似乎即为享受,看伯母没有强烈的反抗后,我将她的双腿放直,这次呈现着面对面的交合,我用双手紧紧的抱住她,脸埋在她那丰满的双乳中,抱着他上下晃动,腰部也随着晃动而挺腰,整个阴茎在她的阴道里冲撞着,伯母的浪叫,一次比一次淫蕩,不断叫着我的名子!

说她快昏到了~这时我粗暴的将她丢在床上,伯母惊恐的看着我,我将她翻过身,整个后背跟臀与阴户全部从后看的一清二楚,我将阴茎不留情的用力插入伯母的阴道,一次比一次的用力,双手在她的腰间与前后左右晃动的垂奶中游移,在这抽插之间,感觉胯下有水流过,我伸手去摸来闻闻,阿!

原来是伯母高潮了!且洩了!喷出淫水,知道她高潮后想不停歇的让伯母有第二次高潮,我更加卖力的插抽,抽插忘我的境界,感觉时间过的漫长,我的高潮怎么还没来,越抽插越没有感觉,我这时将左手摸到到伯母的淫水四溢的阴道,发现竟然可以再放手指头进去,我猜想,她的阴道已经酥麻到麻痺了,我将阴茎抽出,将伯母放平翻转过身面向她,将阳具对这她的嘴让伯母含住双手扶抓住她的头部,快速的推送我的阴茎,我跟她说,因为妳的阴道已经麻痺了,只好用妳的嘴服务一下,伯母含着我的阴茎说了什么我也听不清楚,我只顾着不断的推送着我的肉棒进入她的小嘴,太舒服了,有几次差点洩了出来,还好有提住肛门口,不知道推送了有多少次,发现伯母已经开始用牙齿咬到我的龟头冠,含的我很不舒服,快要软掉,随手将她的双腿合併抬起,以小婴儿包尿布的姿势,重新探访伯母的肉穴,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抽插,在我稍加在阴蒂上的按摩,很快的又湿润了起来,果然,伯母的生理需求我都已经可以掌握的很顺手了,在抱住她的双腿狂干了四五十下,内心每干一下数一次,快要洩身了,我跟她说,我要射入伯母的子宫内,伯母听到赶忙说:别阿!阿杰,不可阿,已经让妳舒服了,不要害我无法跟妳伯父交代啊。 我只冷冷的跟她说一句话:由不得妳。伯母听到后,眼泪哗啦哗啦的落下,不停的啜泣着,但我在抽插时,浪叫依然是很淫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