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有此艳母还有何求 [3/4]

有此艳母还有何求 [3/4]


  “啊……小冤家,妈妈腿酸了,乖!放下来好不好……啊啊……”
  “把屁股扭得再淫蕩点,嗯!就是这样,妈妈的身体好美。”

  我们母子几乎做爱到半夜,仗着年轻力壮,我将精液尽情地喷洒在妈妈的乳房、阴道、直肠内,直到阴茎再也立不起来为止。然后停留在妈妈身体内,那个曾经孕育了我近十个月的地方,就这么相拥着一觉到天明。
  “起来,懒鬼…太阳都晒到屁股了……”妈妈拉开我的被子就是一阵痛骂。
  “什么嘛,才三点钟,离宴会还早呢!”

  “今晚可是你爸爸专为你开的宴会耶,你给我起来好好梳洗打扮一下,千万别丢你爸的脸。妈妈去一趟美容院,一会回来……”
  市内一家较出名的西餐厅今天特别热闹,门口停满了各种高级轿车。这家餐厅对于我有着一种特别的意义。上次升职时爸爸就是在这里为我庆贺的,今天排场大了很多,整个二楼全包了,两排长长的餐台摆满了冷食、烧烤和各种酒水点心。上次爸爸为我庆贺后,我得到了朝思暮想的妈妈。这次呢?这次又会为我带来什么……餐厅正前方有一个高台,上面摆着我设计的那个将军罐,说来惭愧,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被谁买去的,等会儿恐怕得问问爸爸,对他朋友大力捧我的场表示感谢。香槟在一片掌声中开启后预示今晚的冷餐会正式开始。

  妈妈今天成为全场最靓丽的女人,不出我所料,经过昨晚的性爱滋润,她今天肤色白净润滑,精神面貌相当朝气,而且那身艳丽打扮看了直让人流口水。
  黑色晚礼服显得雍容华贵,包裹着曲线优美的身躯,大半边臂膀裸露着,既性感又不至于庸俗。长长的晚礼服拖到脚面,从一侧开了个直达蜂腰的岔,步子一迈动就能隐约看到一只修长雪白的美腿。脖颈上一串名家设计的项链,乌黑闪亮的长发盘在脑后,精心修饰过的纤手拎着一只小包。款款从人群中穿过立时激起无数目光的扫视,不排除有不怀好意的目光掺杂其中。

  其实今天我也打扮得很帅气啊,穿了硬领衬衣,一套黑色小礼服和妈妈相映成趣,脖子上系了一根漂亮的暗红白点领结,可惜风头全被妈妈给抢光了。爸爸带着我不停的介绍给他的好友,时不时吹嘘一下,弄得我脸红一阵白一阵。几次回头用眼神向妈妈求援,谁知她远远的抬着一只小酒杯,很调皮的看着我媚笑,就是不过来帮忙解围。

  看来我天生就不是应酬的料,整个宴会我都挥汗如雨,嘴角被假笑扯得又酸又痛。意想不到的是最终给我解围的居然是李秋雨,文化局局长的千金,曾经和我有过短暂恋史的高傲女孩。爸爸一见小雨和我认识,而且见她和我打招呼的语气似乎还很熟,又是一阵大笑:“原来你们认识啊?好好好。那你们年轻人去玩吧,不用陪爸爸了……”

  话音刚落,我赶快逃离爸爸和他朋友们的包围,哦!自由了。“其实昨天我也去参加颁奖晚会了,本想亲自向你祝贺的,但没找到你。”小雨,这个我曾经拼命追求过的女孩,露出浅浅的笑容像一朵娇艳的鲜花。
  “我昨天倒是看到伯父了,没想到你也在,呵呵!”
  “我觉得你变了很多,比以前开朗得多,而且浑身散发着一股自信。”

  “是吗?我没有觉得。”随意和小雨聊着天,我发觉妈妈眼睛瞪得贼大,明显透露出一股浓浓的醋味。想起刚才她“见死不救”,我更是恶作剧般和小雨聊得不亦乐乎。
  妈妈恨得银牙紧咬,不动声色的走过来,始终和我距离两米左右,偷听我们聊些什么。由于小雨从未到家里做客,她不知道附近这位光彩照人的美妇是我的母亲,当然更不知道我几乎天天压着她的美妙胴体做活塞运动。因此并未在意,依然很愉快和我聊着彼此的近况。

  这个冷餐会并非通宵达旦,晚上10:00,也该到散席的时候了。“那么长时间不见了,等会请你去喝杯咖啡吧!”小雨向我发出邀请。
  我见到妈妈的瞳孔迅速收缩,显露出一种敌意。冷落她太长时间了,我不忍心继续伤她的心,急忙拒绝:“啊!非常荣幸,不过我想改天吧,今天太累了,有空我给你电话。”
  小雨点点头,有点不敢相信我从前把她当公主一样捧着,今天居然会放弃这个机会。
  “那狐狸精是谁?”刚和妈妈坐到车里她就凶狠的喝道。

  “以前认识的朋友,你不是偷听到了吗?我们都是聊些很普通的事。”我歪着头看着妈妈暗笑。
  “我哪里偷听了?”

  “嘿嘿!别装了,我又没怪你偷听。妈妈放心,除了你,现在任何女人在我面前都跟空气一样,这下该放心了吧?”
  妈妈也亲耳听到我刚才拒绝小雨的约会,现在听我一表白更加放心了,手指羞答答的玩弄衣角。我偏头看看娇羞的妈妈,又看看自己逐渐膨胀的下体,摇摇头发动了汽车……“怎么样,今天很累吧?”回到家后我觉得腰酸腿痛,妈妈掏出手绢在我额头擦了擦。

  “还可以啦,要是妈妈今晚能经常过来给我解解围的话,会更好些。”
  “咦!今天你是主角,我给你解什么围呢?”
  “你身为我的老婆,看到我不太会应酬,当然得及时援手。”
  “更正你刚才的一点错误,我可不是你老婆,是你亲生妈妈。咯咯……”

  “错!既是最伟大的母亲,也是我最疼爱的老婆。”对于母子情人来说,这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出现唯一结论的复杂问题。有那心思去辩证,还不如及时行乐呢……我将妈妈秀美的小脚抬在胸前亲吻着,每星期做一次护理的美腿就是诱人,从大腿根部到纤细的脚尖没有一丝瑕疵。皮肤表面长年受专门的药水刺激,毛囊已经发挥不了作用,洁白光滑从头摸到尾没有一丝阻力。妈妈一双修长的美腿和保养得当的胴体似乎任何时候都能激发我的性欲。
  “妈妈,你今天美极了,还在酒会进行当中我就忍不住想从后面插你了…”

  “你这个小淫魔,刚才不是在车座上帮你含了好半天吗?拼命往人家喉咙里插,一点也不疼惜妈妈,哼……”
  “谁让妈妈今天那么美艳,哦!我现在又忍不住了……快接着把刚才的事办完吧?嘿嘿!”
  “讨厌啦!妈咪还没卸妆呢。”

  “不必啊,我现在就帮你卸。”然后妈妈身上的晚礼服、丝袜、乳罩、内裤一件接一件被扔到地上。卸妆不就是用离子水把脸上的化妆品洗去吗?我用舌头不也能办到,而且还更彻底。
  嘴唇从妈妈的额头滑到乳房,然后是平坦的小腹,丰满的大腿,直到把十根晶莹细嫩的脚趾含在口中。再把妈妈翻过身去,从红润的脚掌顺着凸起性感的屁股舔到光滑洁白的裸背。

  妈妈凝如雪脂的胴体整个被我亲吻一遍后,她的淫水也从迷人的细缝中汩汩流出。离上次做爱还不到一天,肉棒还是那样的坚硬,那样渴望着进入诱人的禁地……我骑在妈妈的屁股上,熟练的将肉棒从后面深深插进去。我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痴迷妈妈的肉体,阴茎在她体内快速抽动的快感比任何女人都要来得刺激,尽管我除了妈妈,并未和很多女人上过床……“……啊……好舒服,你这个讨债鬼,妈妈前世一定欠你很多情,今世用身体来偿还……啊……太棒了……”在我的狂轰滥炸下两具肉体短暂痉挛后同时达到高潮,对妈妈的胴体是那样熟悉,对于我来说要控制节奏已经不是太艰难的事了。就如妈妈能从我的眼神或细微动作觉察我的兴奋程度一样,我也能从妈妈的呻吟或者绷紧的脚尖知道她的满足程度。
  “妈咪和你说件正经事,好不好?”

  “好啊,我听着呢!”我摸着妈妈整个趴在我胸膛上的性感胴体,她的高潮一定还未褪尽,手掌抚摸处,清晰感觉得到皮肤表面的温度依然烫手。这预示着皮肤的主人刚才如痴如醉,忘我的沉浸在性爱浪潮中。
  “你那个罐子怎么能卖八万元?”

  “哪里值得了这价钱,还不是爸爸和他的朋友们互相竞价给推上去的嘛,目前清代晚期的将军罐在国内最高成交价也就两万多一点,我那个罐子按正常程序竞价估计……三、四千元吧!”
  “哦!难怪,不过能卖到三、四千元也不错啊。妈咪的美容院卖一张包月卡才几百元。”
  “怎么?妈妈是不是特感觉不平衡?哈哈!”

  “有那么点味道,我觉着你也没怎么拼死拼活的付出许多啊!随便弄团泥烧一烧就变成钱了。”
  “那是因为妈妈的身体实在太性感、太诱人了,不然我也没灵感。”
  妈妈好像心事重重,之后就再没说话,我能感觉她正在思索一件什么事情。

  然后我的眼皮就越来越沉重,曾经有过一个很自私很卑鄙的想法,以为自己年轻力壮,妈妈毕竟上了年纪,只怕难以满足我对母体的强烈欲望。但事实证明,这想法纯属多余。
  在记忆中,除了上次在野外几乎把妈妈干得休克,其余做爱,只要质量高,那铁定都是我累得像狗一样。而妈妈在高潮退去后经常还饶有兴致的捏着我的肉棒爱抚一半天,第二天,也总是精力恢复得比我快。今晚也是如此,在妈妈的沉思中,我头脑越来越昏沉,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一夜之后,我们母子的生活彻底改变,或者说开始过上了另一种节奏紧张的生活。妈妈想了一夜,决定说服我支持她开办一家实体,就做陶瓷制品。从她开始不紧不慢的诉说开始,我的眼睛一直瞪得大大的。

  “钱?管理人员?场地?技术人员?别听报纸瞎吹,什么电脑控温全是瞎吹的,现在烧制陶瓷制品绝对、完全依靠技术工人的经验。妈妈可要想好喔,这不是批发些东西转手零卖就能赚钱,技术和经验这玩意要控制起来还是比较不容易的……”我不是想泼妈妈冷水,但一定要把最坏的情况向她说明。

  “妈咪想过了,钱嘛,家里还有存款,本来是你外婆留给你将来买房子结婚的,现在嘛……嘻嘻!我看用不着了。再把那个美容院给一次盘出去,还不够的话我可以找你外婆借嘛。至于管理经验,你爸爸一定会帮我们的,场地?我想过了,就设在我们的老家。至于技术嘛……咳咳……我们家里不是有一位现成的设计师吗?”

  我仔细把妈妈的话想了一遍,觉得有点道理,又似乎不妥,一切想像得太简单了。但我平时对做生意是没有半点兴趣,所以从未留意开家公司需要注意哪方面的问题。如今似乎也不能给妈妈很权威的意见,怎么办呢?
  “我看……还是让爸爸给拿个主意吧?”
  “好,我现在就和他约时间谈一谈。”
  傍晚十分,我接到妈妈的电话,叫我到楼下的餐厅等她,今天她实在没心思做饭,我们母子在外边吃一顿,从妈妈的口气里我惊讶的觉察到爸爸一定支持她的计划。果然,妈妈见到我后非常兴奋的将大体计划讲解了一遍,说实话,我没完全明白。

  “你爸爸说销售的问题我们无须担心,他派驻一些年轻有经验的管理人员过来以合资方式注册一家公司专门负责销售,我们母子就好好拿出一流的产品就行了。”
  “等等,爸爸也出资吗?他出资多少?你们俩到底谁是老大啊?”

  “你爸爸只是指派一些资深的销售经理和业务员,这些管理人员以技术股份入资占有部分股份,他们的薪水也由你爸爸的公司支付,嘻嘻,妈咪就荣任董事长一职……”
  “啊!爸爸真是老谋深算,不花一分钱派几个管理人员过来就要享受销售利润,嘿嘿!”

  “你懂什么?古人说得好,亲兄弟还明算帐呢,商场中,没有利益谁又会真心实意帮你呢?何况你妈对管理公司一窍不通,以利润的百分之十邀请一个管理团队很公平啊。”
  其实我刚才也就是开开玩笑,我坚信爸爸不会那么绝情,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一切制度化,这样合作起来才更长远。而且爸爸的社会关系和他公司的现有销售网络是一个无法估量的财富,只占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明显吃亏了。
  当晚妈妈兴奋得久久不能入睡,第二天我们母子也以最高效率开始筹备我们的新公司。首先我递交了辞职报告,顺便挖了设计室的两名员工。

  接着三番五次游说我大学时代的美术系教授,经过种种努力,师母起到重要作用,最终以年薪十万的价钱将教授拖下水,出任我们的艺术顾问。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保证设计质量,接着又是到处挖人招聘,网罗到一些有实际工作经验的操作工人。

  妈妈的进程也是出乎意料的顺畅,她的老家由于地处偏远,虽然当地村民并不贫穷,但却有很多富余劳动人口。乡政府一听说有人要投资建厂自然是欢喜交加,报告打上去后妈妈的海外关系引起政府的注意。于是决定以妈妈的项目作为一个範本,以便将来能够大力宣传并吸引外来资金,在批地、税费、政策等等方面给予了很多优惠。

  本来很繁琐的程序破天荒的一个上午就领到营业执照和施工许可证等必要手续。那么快的办事效率引起省报的浓厚兴趣,因为中央刚好下发了一个文件,指示各级政府应提高工作效率。第二天报纸报道了这一事件,而且今后的几天内一直持续跟蹤报道公司的事。妈妈后来异常得意的告诉我,爸爸当时听了后大笑了一分钟之久,说这些报道最起码抵得上二十万的广告费。

  我不得不佩服妈妈的运气,我知道她选择在老家建厂多半是一种乡情使然,但这种选择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设计室最先投入工作,作为热身也好,检验团队合作精神也好,我和设计师们卖力的工作着。拿出第一批设计图样后,妈妈和我立刻让还未完全运作的生产部门想法烧制一些样品。

  每一个工艺品的底座都印着“明馨出品”的字样,我的名字有一个“明”,妈妈的名字包含一个“馨”,这既是我们的产品标志,也是公司的名称。样品出炉后妈妈又做出一个很奇怪的举动,爸爸派驻的销售部员工本来薪水是不必我们公司支付的,但妈妈却依然按这些员工的工作岗位又支付了一笔薪水,也就是说他们可以领到双薪。

  本来我是不赞成的,但没办法,妈妈是董事长嘛,官大一级压死人,尽管她晚上在我胯下经常温顺得像一头待宰的小羊羔。何况妈妈遗传自外婆的倔强脾气很少有人能说服得了……事实证明,这个看似有些儿戏的举动令我和妈妈都不擅长管理的销售部迅速发挥出难以置信的动力。生产部门尚在日夜赶工,目前还只有很少的功能可以使用,但销售订单已源源不断。

  不得不承认妈妈骨子里有着出乎意料的经商天赋,在我们的厂房还不能百分之百运转,而又必需满足的订单的情况下,我只好支付加工费暂时委托其他厂家为我们加工部分产品。
  日子一天接一天的逝去,妈妈像名职业女性一样穿梭在老家的厂房和市内的经销点之间。她更加注意保养自己的形体肌肤,随着角色的深入,原本千娇百媚的妈妈如今又多了几分干练、冷艳的味道。

  我喜欢她目前的角色,平时是个美艳高贵受人尊重的董事长,晚上在床头却和我用各种淫蕩的姿势作爱,花样百出,很多姿势我们母子都羞于出口,往往用手势或眼神暗示,你的腿该搭在这里,你的屁股往后翘一点我会更刺激……这种反差不错,屈指算来,和妈妈上床也快有一年的历史了,但彼此依然能保持高昂的性趣。

  半年后……“我不会说太多感谢的话,领到营业执照的那一刻,我也曾经怀疑这个企业能走多远。然而今天事实证明了一切,我们真的成功了。明馨公司走到现在和在座员工们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感谢你们做出的一切,今晚准备了一点小小心意,很快会派发到你们手中,虽然不多却是我的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