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光头哥驾驭美人,梁柳、刘静 [4/4]


  八月的大华电子无件厂连续出现了第三个员工加班加点赶订单而没有厂休的
周末夜晚,但装修一新的大华宾馆却灯火辉煌,春风满面的梁柳紧随着大老板唐
旺的身侧,频频向各方贵宾举怀,光光头和厂办主任刘静召唤着礼仪小姐殷勤地
爲宾主们倒酒,直到夜里十点多锺贵宾们才全部离开。

  宾馆六层的一间豪华客房里,一位娇美的客房部经理打扮的小姐把光光头扶
躺在床上后,轻轻地拿开他那只握在她奶子上的手,对跟着进来的刘静轻声道:
“刘主任,要爲二老板找个姑娘来吗?”

  “你先去忙,我召呼他一会,他需要了我再找你。”刘静自然地说道,似乎
她因酒气而嫣红的丽脸更娇豔了一些。

  客房部经理恭恭敬敬地“嗯”了一声,轻盈地走出房间带上门后偷偷地嘤咛
一笑,她望了一眼寂静的走廊,右手摸了摸被光光头从进电梯就握在手中,直到
躺在床上才松开的乳房,脸上露出了既不反感也不喜欢的複杂表情。

  刘静含笑地坐到床边,她看了一眼刚才装醉大吃年青美丽客房部经理豆腐,
此刻笑眯眯望着自己的光光头没有好气地道:“怎麽夫人放假回来一周了没有放
空你?是想玩美丽的小姐还是想和姐姐我偷情通奸?”她说着拉开他裤门上的拉
链,爲他放出已经发胀粗挺的大鸡巴,一边轻轻地套揉着他的大鸡巴一边媚态地
笑着。

  光光头笑嘻嘻地伸手勾着刘静的下巴,色迷迷地笑道:“怎麽?才奸淫了你
十几次,我正玩得上瘾,你好象就对我没有兴致了?”

  刘静把头扭到一边,她丽脸嫣红着咬着下嘴唇,一双眼睛望着她的鞋尖轻轻
地道:“你的话好燎人的,但每次把我搞兴奋了,就自己射了满足,让人家…”

  “哦?”光光头坐了起来,他把刘静搂入怀抱里,将她的衣衫翻起露出她的
两只乳房,一边轻撚她的奶头一边笑道:“你是说我的功夫不到家?”

  “我觉得你那东西够粗、也够长,而且很粗硬,应该算是很不错的男人了。
但你每次一味猛沖过后就泄,让人不够爽快。我瞧过好几次大老板与你亲热完,
她的目光象是若有所失的样子,应该说是她并不很满意你,还不依恋你,你们只
是互相有情欲的需求。”

  刘静娇俏地娓娓说完后,她看光光头在陷入沈思似的,她手中的鸡巴开始有
了些缩软,令她心头一痒,酒精的刺激让她早已有了情欲的渴望,她立即温柔地
伏下身子,张嘴含吮住他的阴茎头,双手爲他解开裤腰带。

  光光头在感受着刘静爲他口淫带来的阵阵快感的同时,也在观赏着刘静的动
作:爲他口交着脱尽了他的裤子,灵蛇般的舌尖在他粗挺的鸡巴上舔吻着动手脱
光她自己的下体,然后娇媚着,脸上蕩漾着甜美的娇笑跪爬上他的身体上,羞态
地娇笑着竖直他的鸡巴坐入了她的春宫里。

  “他娘的这世道变成了到底谁玩谁了?”光光头在心里嘀咕了一声,他看着
刘静双手擡着衣衫让她两只丰乳在他眼前诱人地晃动撩拨他,并一副娇媚发情地
对他嫣然浪态着的样子,他感觉他的鸡巴更胀硬了一些,被她紧夹着磨蹭得开始
发痒,还不到三分锺就令他出现了欲射精的前奏。

  “这骚屄刚才嫌被干得短,这几分锺就射了不恨得要骂娘了才怪!”光光头
咬了咬嘴唇坐起身子紧紧搂抱住跳蕩耸动的刘静,让鸡巴屌着她的屄缓和了好一
会,等射精的感觉消退了以后,他让刘静后翻躺下,把她双腿架在他的肩上来上
一阵猛沖猛抽,直到又有了欲射精的感觉后他再次停止下来,并微微地抽出一些
阴茎躲开她里面发烫发紧的夹吮,等有所缓和后再度猛烈抽插她。

  “哦!情弟弟,你今天好棒哟!你搞得姐姐好舒服。”刘静开始有些癡迷地
呻吟着,大量的淫水随着鸡巴回抽时带出了她的屄门,顺着她的阴沟,流过菊花
朵似的屁眼,浸湿了床单。

  “瞧你那骚样,尽说这些让爷们起鸡皮疙瘩的话,看我今天怎麽搞翻你!”
光光头强力地忍了两次欲喷而出的精水后,酒力发作般地对刘静沖击了近一个小
时后才无法抑制地在她体内播射了精液。

  当夜里近零时多,光光头开车把刘静送回到她的家门口时,刘静第一次娇柔
地主动与他吻别,那迷人的眼神里流露出依依惜别的目光,让光光头体会到了她
的一种深层次的柔情。

  梁柳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她感觉昏沈的脑袋还胀痛着。在整个城
市里的高层名流几乎都到齐了的酒宴上,她感受到了自己是衆人发亮的目光的焦
点,他们的目光充满了对的她善意和希望能与她亲近的成分,这令她感到喜悦万
分,同时也让她忘乎所以地四处碰杯敬酒,足足喝下了七、八两的五粮液酒。

  梁柳翻了个身拿起手机瞧瞧有谁打了电话,见有光头兄的未接来电便回拨了
过去。

  听光光头说打了十几次电话不见她接而在爲她焦急时,梁柳心里甜蜜蜜地,
娇腻地道:“人家昨晚喝多了嘛,手机又转震动了,现在头还疼想呕吐呢。”她
此刻正感到身体软酥酥的有一种欲望,她想是光光头的夫人放假回来的原因,他
这一个多星期来竟是没有找她寻乐,令她此刻有了主动找他寻乐的念头。

  梁柳用娇软无力的语气呻吟般地说了几句,光光头便说是立即要来看她了。
梁柳放下手机后兴奋地笑出声来,她脱去衣衫望着自己两只白嫩丰满的玉乳,轻
轻地用手揉了揉两颗已经发硬的乳头,电流般的刺激立即令她“嗯啊!”地哼了
一声,同时脑子里出现了光光头粗挺的阴茎,使她骚浪夹紧了大腿,她的丽脸因
强烈的渴望而涨红了起来。

  她自慰了一会,估算了光光头从厂里到她这里的时间后,先去沖洗了一个热
水澡后,在他到之时,她正穿着一件白色绸缎睡衣用吹风筒吹她的半湿润长发。

  光光头关好掩着留给他的房门,走到正坐在梳妆镜前吹理长发的梁柳身后,
他从镜子里欣赏着梁柳右手举电吹风筒而使睡衣张开裸露出的尖挺挺的右乳房,
他心里对她産生了一种很亲昵的感受,右手接过她的吹风筒继续爲她吹理长发,
左手却从她肩部伸过去捉住她白嫩嫩的右乳房把玩起来。

  “光头哥,我洗了澡感觉好多了。”梁柳右乳房被光光头捉住玩弄,她一边
身体颤扭着,一边娇声说道。

  “嗯,看你精神满好的了,我还没有在你这里做过爱,你想吗?柳妹。”光
光头放下吹风筒,他双手伸进她睡衣里玩弄着她软腻腻的乳房,一边用舌尖舔吻
她的耳朵。

  “我还以爲嫂子回来了整天喂饱了你就不想要我了。”梁柳呻吟着,有些骚
态地怨怨说道。

  “就是吃得再饱了,见着美丽的妹妹你,哥哥的鸡巴也要挺起来屌你呀!”
光光头笑着拉开梁柳的睡衣系带,让她身子转了个180度,他轻轻地撚开她两
片并拢着的小阴唇,用舌尖从她阴道口上向上舔,舔到她的阴蒂时,再用舌尖撩
拨几下,嘴唇抿住她已经勃起的阴蒂再吮上几吮,然后又重複,并在舔吻、含吮
她的阴蒂时用手指抽插她的阴道。

  “哦!天呀!你这个星期从哪学来的舔女人功夫,好舒服!我的水都流出来
了。”梁柳一双美丽迷人的眼睛兴奋地看着光光头爲她口交,并浪态地用双手扳
起双腿张大着搁在转椅的扶手上,把她整个阴部完全展示在光光头的面前。

  光光头笑望了梁柳一眼,他手指顺着她从阴道里流出的淫水滑到了她的屁眼
上,他的手指在她菊花瓣状的屁眼上转圈了一会,然后用他的舌尖从她的屁眼开
中始舔吻到她的阴蒂上,令她一声接一声欢畅地呻吟着,两片小阴唇充血发胀地
翻贴在了两边。

  看看梁柳已经情欲蕩漾、娇吟发浪,光光头站了起来,把他已经粗挺的鸡巴
放了出来。梁柳癡迷地将丽脸贴了上去,任凭他用他的大鸡巴在她眼睛上、面颊
上和嘴唇上擦抚着,她不时张开柔软的嘴唇去含吮他的鸡巴头,用舌尖去卷舔他
的阴茎。

  终于光光头快忍受不了梁柳的含吮,他将鸡巴从她嘴唇里移开时,梁柳呻吟
着站起身子,她扭身对着梳妆镜,双手把睡衣下摆擡高,将她丰满白腻的大屁股
翘挺了给他。

  “啊……哟……”在梁柳长长的一声轻呼中,光光头站在梁柳的身后将他的
粗大鸡巴充满了她的春宫。

  梁柳在被沖击中望了一眼镜子里淫蕩颠浪自己,她羞楚万分地伏下了身子,
没有注意在明亮的镜子前交欢上了,她被刺激得大声地呻吟起来,想到装修房子
时进行了隔音处理,此刻开了空调紧闭了门窗,她索性放开喉咙尽情地放蕩呻吟
着,一股股淫水被他的大鸡巴带出流淌到了她的大腿上,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
高潮令她享受到了一种更高境界的陶醉。

  有了昨晚与刘静寻欢的经验,光光头在感到自己鸡巴发麻有射精的感觉时,
他提前从容地从梁柳的里面退出粗挺的鸡巴,把她搂到床上,让她仰身躺下来迎
纳他的交合。

  布置得极爲幽雅的环境,更有绝色的美女,光光头望着身下因情欲蕩漾而更
显得极致美丽的梁柳,光光头突然感到对女人的美丽有了一种新的发现,他把她
的睡衣完全地张开着,一边有力地交欢沖顶着她,一边把双手按捂在她双乳上,
用发热的掌心按揉她那两颗发硬了的乳头。

  梁柳在尽情地欢吟着,被他引发的情欲高潮一波接一波地席卷而来,她感觉
被悬置半空了一般,是不是快活得要死了就是这样的,这种令她无法呼之即来,
驱之便走的把她快融化了的颤欢,她放弃了一切能让她自尊的防线,任他穿透自
己、任他揉散了自己,她有了一种只要依附在他身上什麽都可以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