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绝色女白领雅妍,今年二十二岁 [5/5]


「你、你干吗?」我眼神迷茫地问道,高潮的余波仍然像涟漪般慢慢地扩散着,我好想知道下一刻的感觉会是怎样,那古怪的、似要冲出体外的热浪感觉是甚么来的?
「啊?破坏了你的高潮喔?你要来吗?你说想要,我就给你,我就让你享受最痛快的一次高潮。」Paul笑着对我说。

我好想要、我真的好想要,可是,我仍然说不出口,时间快差不多了,不能在最后几分钟才告失败,不然,之前个多小时的忍耐都是白费的,也会惹来长久的麻烦。
「哼!妄想!不要就不要,哼!」说完之后,我的心确实又有点后悔,我的小穴痕痒难受,小珍珠热呼呼的,刚才的酥软感也未散去,好难受,我真的好想要……
「好!不愧是女强人,果然意志力坚定!好,就算你赢了,时间已经所余无几,虽然不能上你,不过,我已欣赏过你的胴体,抚摸过你的娇躯,也品嚐过你的味道了,我也想看看你真正高潮到来时是甚么样子,这是我私人赠你的,好好享受吧。」

说着,他坐到我的旁边,然后抱起了我,使我背靠着他的胸膛,坐到他的大腿上,我的的双腿依然左右分开着,他吻着我的脖子、耳朵,一只手从我腋下伸到胸前捏弄我的乳房,另一只手则伸到我的阴户,继续揉捏我的小珍珠。
噢……好舒服,我的耳朵被他轻啃着,乳头被他又拉又扭的,小珍珠也被他搓得越来越热,在三重刺激下,那种酥麻的感觉又来了!
「噢……呀………嗯……嗄………嗯………」我已经禁不住又再呻吟起来。

这时,我又感觉到我的臀部被坚硬的东西顶着,噢!是他那话儿哩!噢,不行了,我双手举高向后,抓着Paul的头髮,感受着小腹每一下的收缩,他彷彿知道我又要来了,更用力的拉扯我的乳头及揉搓我的乳房。
噢!那股热浪又来了,好奇妙,我越受不了,那股热浪越汹涌澎湃,我真的不行了,要来了,我控制不住了、也忍耐不住了!
「呀…………呀…………啊…………喔…………呀…………」

随着我的呻吟声,我看到一股晶莹的水柱喷射而出。我感觉到,是从我的小穴喷出来的,我以为是自己失禁,但是,我的小腹继续一下又一下地收缩,我想不清是不是失禁,只想拼命地喷出藏在小穴里的水份。
那股晶莹的水柱远远地直喷到饭桌上,似是过了十多秒吧,那股酥麻感渐渐散去,小腹也不再收缩了,强力的水柱渐渐化成清流,最后变成水滴,Paul也停下了动作,我则大口大口地吸着气,感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哇!想不到你会潮吹哩!好厉害的潮吹啊!喷了好久哩,你小穴里怎么能有那么多的水啊!呵呵呵!」Paul又笑着跟我说。

「潮吹?这叫潮吹?这就是潮吹?」我好奇地问道。
「对喔,这就是潮吹,不是每个女孩子都有的,也不是每个有的女孩子都能喷得如此厉害,你的身体果然棒!不只身材棒,连反应也这么棒,不能上你,真可惜。」
我抬起手看看腕錶,已经是八时四十三分了,便说:「时间已经过了,你要遵守约定,不要再烦我。」

「放心,我会守承诺的,唉……算吧,能有这个收获也已经很不错了,哈哈哈,能看到如此美丽的胴体,握到这么大的巨乳,也舔到你的蜜汁,真的很不错了!」
「哼!那就快放我下来,万一等会有人进来可就丢脸了!」

于是,我取了面纸抹乾阴户上残留的水份,然后穿好衣服,Paul见一切都弄好了便结帐离去。分开前他仍依依不捨地给我一个深深的拥抱,并且再来一次湿吻,之后他便挥挥走,走开了,我则踱步到公车站,乘公车回家。
虽然刚才来了一次痛快的高潮,不过药效似乎还未散去,身体仍然热烫,刚止痒了的小穴又再痕痒起来,蜜汁似乎又再一点点地渗出。唉……这药效究竟要多久才能散去啊?现在没有人摸我,要我怎么办?我又没有自慰的习惯,该怎么办好呢?

我茫然地走着,懊恼着怎样捱过这个痛苦的晚上,突然听到一声呼唤:「雅妍?施雅妍?」随着呼唤声,我的胳膊被人抓着了。
「谁?是谁?放开我!」我挣扎开那只手,随着我的挣扎,那只手也放开了我,我抬头一看,噢!是他!竟然是他!
「雅妍,是我,你不是已经忘了我吧?」男子说道。

是他!在我眼前的男子就是我的初恋男朋友,亦是惟一一次谈过恋爱的男朋友姜智。
「姜智?怎么是你?」「哈,还好,你没有忘记我,怎么?刚刚下班?」
「嗯。」「很久没见过面了,近来好吗?」「嗯,还不错,你呢?」
「我也是刚刚下班,加班哩。吃晚饭了吗?」他微笑着问道。

眼前的他依然神采飞扬,没有一脸倦容,眼睛依然明亮,四年不见,脸上只添了几分成熟感,笔挺的黑色西装下是挺拔的身躯,想当年他是校园里的运动健将,不少学妹都暗恋他哩!要不是她们承应我的外表及学业都比她们优胜,恐怕会千方百计抢走我的男朋友。颀长壮硕的身型配上俊朗的外貌,他应该有女朋友了吧。
「还、还没。」才刚吃过晚饭,但听到他的提问,我竟不自禁地说谎。

「那么赏面跟我一起晚饭吗?我请客。」「你请客啊?那当然赏面了。」
于是我们并肩走到附近另外一间西餐厅用膳,点好菜后,他便问道:「你在附近上班的吗?」「对喔,就在XX大楼。」他也是在附近上班吗?
「哈,真巧,我就在对街那栋XX大楼上班,怎么一直没有碰见过你呢?我在这工作了一年多,没有理由喔……」他一脸疑惑。

「怎么?我在这里工作也快有两年了,奇怪,怎会一直都没有见过你喔。」我心里欣喜,看来我的第二次恋爱要开始了。不!应该是延续,延续我的初恋。
「算吧,今天我们不是碰面了吗?嗯……你长得更漂亮了,应该有男朋友了吧?」

哈!他竟然比我还急,先试探我有没有男朋友哩,看来再尝初恋的机会很大。「还没有啊,都忘于工作,那有时间谈恋爱喔。」
「噢,你还是那么卖命工作喔?没有遇到好对像吗?」
「怎么都在说我喔,你呢?你又有女朋友了吗?」

「没啊!自从跟你分开以后,我也跟你一样拼命工作,坦白说,当初你为了工作而冷落我,无声无息地分开,我真的很不甘心,于是便决定发奋图强,发誓要创一番事业,然后……然后再一次追求你。」他情深地望着我说。
我也没有想过会如此顺利,原来他一直都想着我,以我为奋发目标。「对、对不起,当初我太自私了,没有顾虑你的感受,对不起。」
他握着我的手,望着我说:「如今我们都是单身,不知还有没有可能重新开始?」
这时侍者奉上头盘,他放开我的手说:「先吃东西吧,吃饱了再说。」

也许大家的心情都既兴奋又紧张,彼此都默默地用餐,直到甜品也吃完了,他又握着我放在桌面的手说:「这些年来我一面进修,一面上班,现在刚刚升任为电脑设计部的主任,所有案子都由有负责哩。工作都已稳定下来了,进修课程也刚上完了,也是时候谈谈恋爱了。」

「呃……嗯……」我的手被他握着,由于我对他有着眷恋,药效也未全然散去,我的内心依然有股慾火在燃烧着,加上对方的告白使我很是感动,我的头脑又再昏昏沉的。
「怎么了?你不愿意再接受我吗?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你,好多次都想致电你,但是,我的工作还没见成绩,我怕你会轻视我,嫌我不够上进,所以一直都没有找你。想不到当我事业才刚稳定下来,就给我遇上你,天意要我重遇你的。」
「我怎会不愿意哩!」他一说完,我便急着回答。「我也一直在想念你,多年以来我也没有谈过恋爱,一股脑儿地工作,因为忘不了你,也接受不了其他人,也只好拼命工作来消磨时间。」
「真的吗?那么,现在你的工作还是很忙碌吗?」

「不,都稳定下来了,我现在是行政部主任,升职只欠时间,其他的都稳定下来了。」
「那么,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雅妍?」「我当然愿意。」就这样,我与姜智便走在一起。
接着我俩再交换电话号码,他送我到公车站,并坚持要送我回家,还好他居住的地方离我的不远,只需步行十多分钟便到达他的家。他跟我一样都是独居,他送我到我家楼下,握着我的双手,依依不捨地看着我。
「我……我可以吻你吗?很久没有吻过你了。」我当然不会拒绝,轻闭双眼。

他吻下来,缠绵地吻着我,紧紧地拥抱着我,我的情慾又再高涨,因为,吻我的是我爱的人,是我久违了的吻。最后,难得重逢及重新恋爱,不用我苦思藉口,他已经先道:「我送你上去,好吗?」
我点点头,他便牵着我走进大厦。这晚也是阿成值班,当他看到姜智牵着我走进大堂,他一脸惊讶,惊讶中也带着失望与不快,他悻悻然地问道:「嗨,施小姐,这么晚喔?这是……你男朋友?」
「对喔,他是我的男朋友。」我回答他,并且漾着一个非常甜蜜而灿烂的笑容。

升降梯到了,我也不等他回应,便说声再见,逕自走进升降梯。回家以后,我倒杯热茶给姜智,然后坐在他的旁边。
「你的家很别緻,也很整齐啊。」「你的很乱吗?有空我到你家帮你执拾一下吧。」

「好啊!明天我多配一份钥匙给你,欢迎你随时上去……」说着,他又拥吻我。他的手搭在我的大腿上轻抚着,渐渐越摸越上,但我随即想起那黏黏稠稠的内裤,不能这样!这是真正第一次跟他亲热,怎能如此丢假,被他发现我的内裤早就湿了呢?

于是我推开了他,说:「我……我想先洗澡……」我娇羞地说。「那……你先洗澡吧。」
我便走进睡房挑了一套新的睡裙套装,便走进浴室,我飞快地洁净身躯,洗掉刚才淫乱的味道,直到身体散发着沐浴乳的清香。当我走出浴室,走到大厅,姜智双眼圆瞪的看着我。
现在我穿着一条小吊带的淡粉紫色轻纱睡裙,领口是深V设计,将深刻的乳沟展现出来,领口边沿缀满了蓝紫色的蕾丝小花,睡裙仅盖过臀部,内里是同色的薄纱丁字裤,裤头同样缀满蓝紫色的蕾丝小花,质料通透,即使有着两层薄纱掩盖,阴毛同样清晰可见,更别说那饱满高耸的双峰了。

「噢!你真美!我从没见过你这个模样哩!」他说着,依然定睛看着我,我垂着双手,任他细看,他的目光挑起我的兴奋,惨了,小穴又痒痒的。
「你也快洗澡吧。」我含羞地说,便不再理他,转身走入卧室。我看着他连忙走入洗手间,听着他淋浴的声音,我的心情更加紧张。想不到刚刚重逢,便发展到最亲密的行为,以前热恋两年多,也不曾这样大胆,偷嚐禁果。
要不是今天被Paul下了药,药效还未散尽,我想,我也不会这么做,可是,那种空虚感与痕痒真的叫人难受。想到等会的旖旎,我的心跳又加速了。我双腿互磨着,忍耐着小穴痕痒的感觉,适时便听到浴室的门打开的声音。
姜智用毛巾包着下身,走到我的跟前。我斜靠着,他停下来欣赏了一会,再爬上床,才扔掉毛巾。他拥着我热吻,吻过后,他双手分别握着我的双峰把玩。

「嗯……喔………」我已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不多久,他便褪去我的睡裙,接着再褪去我的内裤,他伏在我的身上,啜吻我的双峰,然后直吻下阴户。他分开我的双腿,把头埋在我两腿之间,用舌头舔着我的阴户。
「噢……喔………嗯………」他舔着我的小穴,一手伸上前来搓揉我的乳房,一手揉捏着我的小珍珠。他吻得我好舒服,转而又用舌头舔我的小珍珠,用手指轻浅地插进小穴,温柔地挖弄着。「啊…………嗯…………嗯…………」
我的慾火又变成熊熊烈火,很快地,那种潮吹前的兴奋感又再袭来。「不行不行,不行啊……」我高声喊道。
「怎么了?我弄痛了你」他担忧地抬起头看着我问道。

「不,我、我高潮要来了,不知怎的,我、我感觉到好像有东西要涌出来……我怕……我怕…………」我总不能说我知道自己要潮吹吧,我要装作毫无经验的样子。
「噢!我明白了,不用怕,那不是甚么,正常的,来,我们先到浴室去。」说着,他笑了,并牵着我走进浴室。我问他:「甚么?为甚么要到浴室?」
「哈!等会你便知道。」他笑得更灿烂。「甚么?你知道甚么?快告诉我。」我装作不依。「等等你便知道,乖,听我的,相信我。」

他要我面向里面的坐在浴缸边浴,他蹲在浴缸内,头部刚好是我小穴的位置,他又再用舌头舔我的小珍珠,手指继续浅浅地挖弄着我的小穴,另一只手则把玩着我的巨乳。
「啊……嗯………噢…………」来了,又来了,我双手紧握着浴缸边沿,感受着乳头被拉扯,小穴被挖弄,小珍珠热得发涨,小腹开始收缩。「呀………啊……噢………」
我尽量忍耐着那股想喷的感觉,多感受一下那阵阵小腹收缩所带来的酥麻快感,最后,在我奔放的呻吟声中,那股热浪疯狂喷出。姜智的手指来不及抽出来,使得水花四溅,他的手指抽出来后,水柱直向他面门射去。
不过,他没有避开,依然一手捏着我的小珍珠,一手搓揉着我的巨乳。好一会儿,水柱又再变成清流,渐变成水滴,我望着头髮滴着水的他,一脸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不知道……」

我还没有说完,他便抢着说:「不打紧,你兴奋我也兴奋啊,这叫做潮吹,不是每个女孩子都有哩。」「你怎么知道的?」我问他。
「我也是生理正常的男生啊!也有看A片的,这就知道啊!不过,以后我也不用再看A片打手枪了。」他笑着说。

我满脸娇羞的别过脸,然后他便与我一起淋浴,先沖洗乾净,然后再回到床上,他继续抚摸我、吻我、啜我、舔我,我的蜜汁又再黏满小穴,于是,他抬起我的双腿,使我曲着双腿左右分开,他那话儿要进入了。
我也不知道他进入了多少,我只知道我感受到尖锐的痛楚。「啊!不!好痛、好痛!不要、我不要啊!」我哭喊着,身体欲向后退,无奈后面便是床头,无处可退。
「别怕、别哭,很快没事的,痛一下而已,乖乖,我的宝贝。」他暂缓动作,温柔地安慰着我。

  我含泪朝他点点头,然后又紧闭双眼。那撕心裂肺的痛楚又来了!「啊……不……好痛……好痛啊………呜………我不要、不要了………」
  「乖乖,忍耐一下,这样吧,我数一二三,然后一下冲过去,这样只痛一下,好吗?」
  「可……可是………会不会更痛啊………?」我淌着泪问他。

  他倾前来吻吻我的泪,又吻一吻我的嘴,温柔地说:「傻女,总要痛一次的,你那里很紧窄,我也是第一次,我也有点痛啊,要不是你的蜜汁够多,还会更痛哩。」
  被他这样一说,我害臊一笑,他又再次进入,我紧闭双眼,咬着唇,不让自己又痛呼出声。我听着他数一二三,然后……「啊!」一声凄厉的叫喊,然后就是一阵锥心刺骨的痛,痛得我眼泪狂泻,饮泣起来。
  而他彷彿动了几下,便浑身一震。我那里已痛得没有甚么感觉,他在床头取出面纸,抺着我的阴户,然后又抹拭他的,便靠上前来拥抱着我。

  「我射了,这是我的第一次哩,很不济啊!」我将头埋在他的胸膛里,泪水渐渐停住。「你真的很美,样貌、身材、皮肤都美得让人嫉妒,能有你做我女朋友,彼此奉献出第一次,我真的很感谢上天。」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点一点头,然后我们又吻起来。虽然我痛得死去活来,虽然他才动了几下便射了,但是,这都是我们的第一次,珍贵的第一次,即使过程很短,但也是一生铭记的回忆。
  经过两次潮吹,还有破处之痛,药效都散去了,也许是小穴太痛也是原因之一吧。当我们喁喁细语一会之后,我看时间不早,便劝他早点归家休息。当我们坐起身来的时候,床上那片嫣红又令我动作停住。
  「不用害羞啊,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我们都是第一次。」之后,我和他一同更换床罩,他才淋浴,之后穿上衣服回家。

  当我清洗掉那片嫣红,上床就寝,睡前细想着,庆幸刚才没有失身予Paul,也感谢上天给我与姜智重逢,再次共谱恋曲。想着、微笑着,然后沉沉睡去。